说说最近的生活

最近甚是无聊。

一方面是因为颈椎病加剧,甚至有点影响到腰椎,所以实在不敢长期对着电脑了。虽然这么说,可是每天我对着电脑的时间估计还是超过了12个小时。

一方面是对二次元的兴趣逐渐退散,追的动画越来越少了。“补番”列表是越拉越长,却也没时间去补。游戏的话,之前还饶有兴致地玩D3,可是他大爷的玻璃渣居然把好好的LV60封顶的游戏改成了LV160。虽说你们的Diablo系列是泡菜游戏的始祖,可是也不用这样让自己会怎的彻底泡菜掉呀。说什么怕玩家满级之后打不到装备没收获,明明是自己黔驴技穷了。

小说还在看,《加速世界》这边中文的一个月出一本,每个月在亚马逊上买来看。《刀剑神域》也快把手头有的看完了。是该说年纪越大意志力越薄弱呢,还是看得多有觉得疲劳呢?现在也觉得不如刚开始时候阅读欲望强烈了。

本来上班的时间还是比较空闲的,虽然不能明目张胆地打机看动画,看是看书学习什么的还是没问题的。偏偏是集中不了精神呀,总是坐不住,跑到司机班那里抽烟发呆。不过最近加班也是比较多,整天搞到早上天亮才回家,然后被阿布吵得睡不着。

PSV上的P4G终于出中文版了,3G多容量,我用了约六个小时下载。玩了一下,还是挺有意思的。不过找我现在的状态,估计也玩不长。

之前因为身体状况实在太差,想每天晚上出门跑步去的,现在这个想法也一直没能实施。

阿布现在长大了,很淘气。前几天早上她醒来后在床边捧着水杯喝水,我叫她小心别洒了,她就直接把被子一反…… 我只好起来拖地。她还会到处炫耀:“阿布宝宝犯错误了。”

如果生活就是这样平稳,虽说我不是很甘心,但也无所谓了。可是事实上显然还是危机四伏的。暂且不过敝朝局势,但是家里的情况就感觉很不对劲。妈妈退休了可是身体也不好。爸爸还在工作,晚上回来经常听到他在抱怨 。我是不求进取随鸡巴便了。老婆说领导还是整天想把她外派出去,好挪个位置安插自己人。

接下来我面临的问题就不是什么实现人生价值之类虚无的事情,而是实实在在恶心的钱的问题了。这种时候也轮不到自己说什么不屑于小偷小摸啥的,反正看到啥是啥吧。

其实一般我烦恼些什么的时候,最终结果还是闭上眼睛睡觉去。这是火还没烧到身上呀。

 

加班加到傻了

去他大爷的省政府和交通厅!

上周一周都在加班,最早两点最晚四点。

 

前段时间全省高速公路费率调整,按照一定标准重新做费率。那次也是上面反反复复害我们加班加到死。

结果不知道哪个傻逼领导不懂业务,和媒体说全部高速降价。实际上是按照标准调整,除了华快真是全线降价以外,其他路大多数是有升有降。

特别是广深,大车降了(听说是他们受到什么物流货运的通知,不降价就堵路),小车升了,全赚少了还要挨叼。

反正为民请命的代表们看到价格涨了很生气,上级领导很重视。于是要把涨得价格重新降下来。

 

七月中旬,我们收到新一版的路段费率,基本上是把之前涨的小车收费降下来。当时说是八月一日上线,所以加班折腾了一周,急急忙忙做出来了。七月二十六日周日我还是回去加班导数据刻碟,准备发放给各路段。

七月三十日周一,下班的时候我就有不祥的预感,觉得要出事。于是回到家以后就把手机切飞行模式充电去了。晚上八点多,同事打电话打到我老婆这里,说领导找我加班。回去才知道,去他大爷的交通厅又要改费率。原来大部分路段都降价的,结果变成只有韶赣和江肇这两条路降了。估计是他们自己搞不定那些业主大爷,只能拿自己能管得住的路来开刀。晚上搞到两点多。

七月三十一日周二,晚上接到领导电话找我加班。回去一问,草泥马的,估计是省政府觉得只降两条路不够广大人民群众喜闻乐见,要求降多点。于是交通厅给出了新费率,这次要降六十多条路,赶在八月三日启用。这晚搞到快四点。

八月一日周三,下午收到去你大爷的交通厅通知,部分路段费率又有改动,重新做。你妈傻逼啊,想一出是一出,一天你妈逼要放几次屁呀?下班前修改完,领导叫我先回家,晚上十点等数据核对完再来导数据刻碟。可是……我在家里抱着KFC全家桶看某肉番的时候,领导又来电话叫我回去了。你妈智障的交通厅有要改费率!我们是国企,我们没有加班费的呀!领导都很生气,而且时间才赶,一切流程都从简了,这才在两点搞完。

八月三日周五,他妈的逼的新费率终于上线了。然后八月六日增从高速开通又要上新一版的费率。一个费率就只用这么三天……周五下班前,领导又来电话了 。我看到手机上出现领导的名字我手都发抖了。领导说,增从要我修改四个月前分配给他的编码。我四个月前分配的编码!这四个月你妈都在操逼吗?现在快开通了才说你妈逼的破程序搞不定三位数的编码要改成两位数?这样编码一改费率又要全部重新做。一个正常需要两周时间的工作,现在变成一天做一次甚至一天做几次。全部们几乎都在骂娘了。最后我改完编码搜集完各种签名,把单子给领导。这时候领导正在打电话,放下电话送了一口气,告诉我不用改了。

这次的傻逼事情加深了我对各上级机关单位的认识,也加深了对公司的不满。公司被人欺负,领导对外强硬不起来,对内又不给我们加班费。以后要更加消极怠工,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