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大学生涯(就业指导课作业)

02级信科院电子系自动化 张迅 023522021

我的大学生涯

“吾生也有涯 而知也无涯。”学无止境,高中毕业并不是学习的结束,而是求知的开始。
三年多前,抱着这种信念,我迈入大学。
各种目标,在入学前便早已拟定好了。仿佛万事具备,只欠东风。
理想往往抵不住现实残酷的折磨。壮丽的大厦是如何倾泻成一片废墟的呢?
或许应该从我的第一节高等数学课开始说起。
对,数学,又是数学。
从幼儿园的简单加减法开始,我便无比地厌恶这顶“自然科学皇冠上”。每次数学考试时的那种便随血液流淌全身的恐惧,是我永远挥不掉的梦魇。
大学的第一堂高数课,我战战兢兢地坐在课室的一角,专心地聆听着老师的教诲,时而抵头在课本里面搜索各种定理和公式。数字和符号让我不住颤抖……
期中考、期末考……鲜红的分数告诉我:大学不是我所想的那样。
大一下学期的时候,听说下一年中大要开设传播学院,顿时萌生了转专业的想发。做记者是我中学时候的梦想,虽然某时起对梦想这个东西便不再敢奢望什么,不过倘若能够稍微接近一点点也是好的。
不过这样的话就还要多读一年大学呢,不想这样。
在我犹豫不决的时候,第二学期的高等数学考试成绩出来了,我居然有60分!及格了!
天真地以为这辈子再也不用接触恶心的数学,可以安安稳稳度过大学,拿到我的电子系自动化的学位。于是不再踯躅于转专业的问题。
可是……我们的专业课,彻彻底底就是数学课!傅里叶、拉普拉斯、矩阵……
从此,我再也不对自己的学习抱有任何幻想。
从此,我大学的学习便划上了句号。
学习并不是全部,那么一个放弃了学习的大学生,整个大学到底在做什么呢?
大一大二的时候,我报名参加了各种社团。学生俱乐部、足球协会、绿色青年组织……倘若不是因为参加了这些社团,或许那两年在大学里面我认识的人只有宿舍附近的同学和过去的中学同学而已。社团的工作让我认识了许多朋友,也更加了解到自己的无知和浅薄。过去自以为能够努力去做到的事情,引以为傲的事情,别人早就轻松做到了。那我还有什么用呢?一切一切的计划就这样放弃,无法超越,不如老老实实本分点,别去丢人现眼的好。
除了偶尔的社团活动,大部分时间都呆在宿舍里面,对着电脑,啃泡面、喝啤酒。有时候半夜无聊,提着酒瓶子满学校晃荡。
生活没有重心的话是相当苦闷的。
高中的时候,每天心里面都有期盼。期盼着小说里面的剧情发展,期盼着放学后的球场,期盼着周末的电脑游戏。
大学呢?这些对我都变得无所谓了。反正我不能做得比别人好。
很幸运,我和一群志同道合的同学分在了一个宿舍。大一大二的时候,经常一起去找师兄们打万智牌(Magic The Gathering,一种纸牌游戏),一起半夜跳出去喝酒吃烧烤……每天迷迷糊糊地打发着时间。
珠海夏天的阳光很灿烂,闪耀着青春的活力;教学楼顶的晚风很冷峻,吹拂着黯淡的忧郁。这时候,在身边陪伴我的是谁呢?紧紧的拥抱,或是一个被拒绝的亲吻。从胆怯的观望、追随,到疯狂地到处寻找她的留下的一丝气味。一年多的时间不长不短,中间夹杂的回忆早已斑驳,碎片被宝石镶嵌着,现在已无力掀起紧闭的箱子了。反复回响的只是这么一问一答:“你喜欢什么样的人呢?”“成熟、稳重、有上进心。”这不是我,我不是他。很巧,在那两年多后的某天下午,我带着睡梦中的憧憬和倦意又收到了类似的答案——我不够好。
好罢,我便是如此,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一切一切,习惯就好。
酒精总是让我歇斯底里,或许尼古丁能让我镇静。
第一次用稚嫩的手法点燃一根烟——荔圆饭堂的双喜,据说是假的。咳嗽……烟雾弥漫。无论模糊视线的是烟雾还是泪水,反正我暂时什么都看不见了。这样便好,稍微一会儿,让我逃离这里。
那天无聊,一个人跑到拱北闲逛。“染个发吧。”于是我染了发。
那天无聊,陪妹妹去打耳洞。“打个耳洞吧。”于是我戴了一对耳环。
看这镜子里的自己,尝试做出各种表情——还是一片僵硬。
放假回家,家长没说太多。倒是身边的叔叔阿姨颇多微词。我在大家心目中到底是一个怎么样的人呢?我为什么非要像他们想的那个样子不可呢?
大学三年级,我回到了康乐园。
这一年和我的生活密不可分是:BBS和东门烧烤。
通过BBS,我认识的不仅仅是许多师兄师姐师弟师妹,还认识到大家的许多想法,许多观念。“大学是让我们从天真浪漫的中学从向卑鄙无耻的社会的良好过渡。”,这是我这个即将从高校里面滚蛋的差生对大学的理解。小时候家长、老师、课本给我的教导,在一显示器中的一张张帖子前是显得那么的无力。
“人啊,你要认识自己。”——德尔菲神庙上的铭文我在心中一遍遍默念,提醒自己不要违背这个社会。毕竟那是我将来的归宿,最终的归宿。
某一天,我摘下了鲜红的琥珀耳钉,剃光了及肩的金色长发。
这是为什么呢?
我也不知道。
可以给出各种各样的答案,但是没有一个令我满意。无所谓啦,自己和自己有什么好计较的呢?
或许换个形象,对找工作会有帮助。
大四,一边操心学位的问题,一边学着去寻找工作。
对于将来的职业,其实我没有什么要求。没有特别喜欢的职业,也对工资待遇没有什么要求。随便有个单位肯要我就好了。
一次次网申、招聘会,看看身边一个个的竞争者,谁都比我好。那我还去争什么呢?随便填了及份表格,也是石沉大海。报社不要我,因为我那不出任何作品;外企不要我,因为我不懂英文;公务员不要我,因为我写不好申论;西藏支较也不要我,谁叫我不是优秀学生。
家长表现出强烈的愿望,希望我将来可以留在广州,留在他们身边。
既然是留在广州的话,那工作的事情就劳烦他们操心吧。反正我自己也几乎无法找到比他们安排的更好的工作了。
开始倒数……
那我的大学,剩下的还有什么呢?
中山大学的毕业证书,电子系自动化的学位,一段刚开始的感情。
最后划上一个句号的时候,总有点不舍得。离开以后,被修饰过的记忆或许永远会让我缅怀,甚至偶尔耽溺其中。
谁知道呢?
一个只有二十二岁还未踏入社会的学生,想得太多是会被嘲笑的。

暂别

宿舍没钱交电费了。
所以这几天就安心好好复习,准备期末考吧。
可能一段时间不会上来了。

还有件挺有趣的事情,过段时间看看结果如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