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迷氪金手游不能自拔

不知不觉,好像又快一年没有更新这里了。

这一年我在干什么呢?

我又沉迷于电子海洛因了。

 

以前我是很鄙视在手机上玩游戏的,因为姿势不对呀!

对于长期被颈椎病折磨的我来说,用一会儿鼠标都会头晕肩膀痛,正确的游戏姿势只有窝在沙发里拿着手柄对着电视机。

而手机,尤其是触屏only的手机那不堪的操作体验,我一直以为出了推gal以外真的没法玩什么了。

 

前几年曾经莫名其妙的不小心入坑了扩散性百万亚瑟王,从日版一直到盛大代理的国服。后来实在是肝不动了,也被贴吧上各种神壕给吓怕了,果断弃坑。

大约是前年(2014年),追番之余又入坑了爱生活(Love Live!),依旧是盛大代理的国服。我比较手残,也没啥音乐细胞,对小姐姐们的爱也不是很强烈(我推的是花阳),陆陆续续肝了一年吧,因为工作原因不方便上班时候肝活动,也弃掉了。

期间还接触过崩坏学院、乖离性百万亚瑟王等等。

去年(2015)年国庆的时候因为无聊所以下载了PS4的Diablo3,重温了一下。话说玩D3玩得还挺High的时候,某天上厕所刷知乎看到有人说起PAD(智龙迷城),顺着就八卦下去,然后知道了现在玩的这款怪物弹珠(Monster Strike)。

那时候怪物弹珠的国服(腾讯代理)已经挂了。看网上说这款游戏如何如何不适应中国国情,不适合大陆玩家。而一向追求逼格自诩有品味的我自然想去体验一番。正好有台服嘛。

因为之前只锁定了Google Play的美服和日服帐号,于是专门上网搜索了个临时的香港SS服务器,挂上去随便买本免费的书(好像是老夫子漫画),就又有了一个锁定港服的Google Play帐号了。下载怪物弹珠,体验之。

怪物弹珠这款游戏确实十分对我的胃口。新手接触的时候,入门关卡都挺简单的,随便乱打就好。加了个Line群,里面大都是台湾玩家。只要和好友每天打够一定的场数,就送宝珠,然后去转蛋,基本不用课金。上网查攻略(主要是去巴哈姆特),学着把大家说好用的弹珠升满,然后去挑战更难的关卡。现在还记得,我刚开始玩的时候抽到的角色是樂佩、樱木莉莉和樱。

当然开始尝试挑战超绝难度的关卡时候,发现好难,无论如何都打不赢。一开始我是想着随便休闲玩玩,打不赢就算了。可是看着别人轻轻松松能打过,我还是心有不甘。于是我上网找视频学习。

翻了一下B站、优酷什么的,视频都不多。我再去由于youtube上找了下,感觉像是发现了新世界。以往我很少看youtube的,只是偶尔上去看看大新闻,提高一下姿势水平。想不到各位实况主上传的游戏视频还是挺有趣的,特别是还有粤语的视频,听着感觉很亲切。后来我主要都是看粤语的游戏解说,特别是这位:TIK LEE

怪物弹珠是一款出了以来珠子强度和适应性之外,还有一定技术要求的游戏。可是偏偏我手残……看了视频以后,我发现手残也可以玩!这是一款战略性>战术>技术的游戏。战略的东西攻略里面写得清清楚楚,战术看实况主解说就能学会。

在我玩弹珠快一个月的时候,2016年1月1日,单抽抽到了迷你裙——拿破仑。进化后是水属、反重、神杀手,SS号令。自己去挑战超绝关卡伊邪那美,居然过了,并且掉金蛋了!当时阵容是水蝶、樂佩、拿破仑,加上好友的罗密欧。

然后就这样完了三百多天。好多次都是在我觉得有点疲惫,想要弃坑的时候,突然给我惊喜——或是抽到了心仪的角色,或是攻略了高难度的关卡。在玩了大约两百天的时候,终于把所有超绝的角色都集齐了。玩了大约两百五十天的时候极运了第一只超绝月读。

恶俗地说一句,常在河边走,哪能不湿鞋。虽说台服有羁绊系统送珠子,可是有时抽不到想要的角色,一冲动起来我就会课金。主要也是因为课金太方便了,通过Google play,点一下,输入密码就完事了。关于课金这个问题,我后来深深检讨过。不过其实每个人总会有花一下别人无法理解甚至觉得傻X的钱,自己开心就好了。

游戏就说到这里吧。接着回顾一下工作。

 

说到工作我的躁郁症又要犯了,容我先去倒杯酒舒缓一下心情。

……

不高兴!家里只有啤酒和一个忘记是什么的甜酒。这种时候果然还是需要威士忌呀。恶俗的双十一时候看看有没有便宜的威士忌,去搞一点吧。

谈到工作,还是要从去年的互联网增值项目说起。

去年不知天高地厚,我暂离了原来的部门,去了公司的互联网增值项目组。做项目的一年,到不是很辛苦,还挺快乐的,但是结果不如预期。期间我深刻地感觉到自己的幼稚、软弱和无能。所以最终在组建新公司的时候,我停步了。我又想到了曾经被数学折磨不堪的高中时期,出了当记者之外的另外一个念想——将来做一份不需要发明创造,只要按部就班的工作。所以我选择回到原来的部门继续做回维护。

当时部门的领导也找我谈过,说做维护做来做去都是那些东西,对年轻人来说进步也不大。正好部门今年承担了很多新项目,建议我尝试一下去开发组试试。我说那也好。

没想法今年公司变动非常大,要上好多项目。连之前和我谈话的领导也调去别的部门做新项目了。原来维护组也有不少同事调去做项目,所以非常缺人。又有领导找我谈了谈,说维护缺人,不如先回来做这维护,到时候有感兴趣的新项目也可以去参与。我居然就这么点头了。

这就尴尬了,我的立场非常尴尬。维护要做,而且因为人手少了,所以维护的压力更大了。而新的项目居然也多少参与了一点,弄得我顾此失彼。

最糟糕的七八月份时。

一开始是莫名其妙的接了一个新系统的开发。一开始我以为我只是作为新系统将来的用户和维护者的身份参与而已,谁知道做后整个项目基本只是我和一些新来的毕业生在做。我不懂写代码啊,也不懂什么项目管理,我懂个球啊。我顶多不就是租个VPS拿来给自己翻个墙写个博客而已。

然后是又要和审计对接,提供数据。我一个人来给审计提供数据!我不懂财务,我不是数据库管理员,我不直接做结算业务,我平时只是做维护的呀。

再来,公司要和IBM合作搞大数据。领导拉了一车服务器过来,叫我装个系统。我不是系统管理员啊,我从来没做过Raid没装过Linux啊。我玩手游手腕劳损搬不动机器啊。

于是七月八月我几乎每天都到十二点,节假日也是中午回公司折腾到晚上。因为上班时间我要维护啊。一堆电话打过来,一堆QQ头像在闪烁,一堆人喊我的名字,根本没法静下心去思考去做其他事。

家人对我经常非常不满。虽然他们嘴上是在讨伐我们公司,但是实际上说的是叫我什么“干的不开心就别干了,做点什么不好”。我当然知道做点什么不好,但是我不会做点什么呀。我大学专业是工科啊,我大学没去上课都是上厕所、睡觉前或者约女同学的时候顺便学的啊,我的专业知识没法忽悠人啊。偏偏我们公司的业务还这么偏门,全省就这么一家。那我能做点什么?什么都做不了。

每次他们叫我不如辞工算了,我就只能不作声,默默数落自己。

逐渐问题开始出现了。我无论是吃饭时、睡觉时、打游戏时、看动画时,心里都在想工作的事。怎么样可以赶紧把工作做完呢?我想啊想,想不到办法,可是还是在想。没法好好吃饭,没法好好睡觉,这也就算了。可是我都没法认真打游戏,没法专心看动画了。

这种事情刚上大学前两年我遇到过。当时因为学不会数学,几乎所有专业课都没法学。我很苦恼,失去了看书、踢球、打游戏这三个支撑我经历十二年天朝教育磨难的日子的爱好。后来我是破罐子破摔,我他妈就是不学了,这才缓过来。但是现在父母都退休了,女儿还没读书,我不能真的就不上班天天在家里睡觉啊。而且就算我不上班,也不可能在家里睡觉,肯定要受尽白眼老老实实做家务。

像《挪威的森林》里面的描写,紧绷的弦断了。

我发到了微信朋友圈,说我怀疑自己有抑郁症,我要去看病。领导来关心我,留言叫我不要给自己太大压力。上班时也专门找我谈了一下,安慰我。当然,工作还是要做的。

后来我去医院看了一下精神科,医生说是有焦虑和抑郁,叫我不想做的就别做,不要勉强自己。

现在可能稍微好了一点吧。虽然工作还是照常做,不过很多时候我会对工作假装不知道,在大家找人处理问题的时候悄悄躲起来——终于我不仅变成了小时候自己讨厌的那种人,也变成了刚才我自己讨厌的那种人。

 

其实我应该继续写写家庭的。女儿、妻子、父母。我不是不在乎家庭,家庭应该就是我的日常,像空气,离不开,也看不见。我甚至不习惯站在一个第三人称的视角去看我的家庭——它不就是我身边的一切吗?所以在平静是,我很少激发出对家庭浓烈的感情。对于家庭,我很少去记录,我更愿意去感受。

漂亮话是这么说了。有时我也会恐惧,像我爸整体警告我的,恐惧这被我当成理所当然的一切突然离我而去。就好象睡觉前,突然失去了思维。或者醒来时,突然看见了光明。

 

对着电脑时间长了肩膀就开始痛,颈椎不适,头晕。幸亏单纯打字几乎可以不用碰鼠标,双手只在键盘上跳跃的话还好一点。

今天就写到这里吧。迟些如果我心血来潮换了手机的话可能会再来谢谢。现在初步是打算等Google Pixel的港版上市以后考虑购买。话说最近这个翻墙的SS服务器也老是出问题,不知道这种日常翻墙的生活还能坚持多久。包括前几天考虑入锤子的M1(可是没货了),我已经好多次想妥协干脆待在天朝局域网拉倒了。毕竟省心啊。

未来我想看到的很多很多,但是怎么感觉大都是不怎么可能看得到的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