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幸福越来越近,我们带着对未知的恐惧

上周五黄芳的父母来广州了。
双方家长在庄重、欢快、祥和的气氛中进行了第一次会面。
席间双方家长就双方子女的婚姻问题发表各抒己见,交流了看法,并对喜宴的形式等一系列重大问题进行磋商,初步达成一致意见。

如果一切顺利,我们将在九月下旬登记成为合法夫妻。在十月上旬举办庄重得体的仪式。


~~~~~~~~~~~~~~~~~~~~~~~~~~~~~~~~~~~~~~~~~~~~~~~~~~~~~~~~~~~~~~~~~~~~~~~~~~~~~~~

我们离幸福越来越近了。
我一直把平稳的生活比作幸福,最终的幸福。
无论是高潮还是低谷都不要紧,我害怕的只是大起大落。
以前学控制理论,搞来搞去就是要一个稳定的结果。
稳定压倒一切。

爸爸经常和我说,人生就是痛苦的,不是享福的。
我总是觉得自己得到了太多,其实得到的时候自然就为将来的痛苦种下了因。
各种事情夹缠不清。简单的处理就是直接剪短。
我自己都不允许这样做,所以可能将来我会重蹈父亲的路,无法好好地只为自己生活。
到头来有福不享,自讨苦吃。吃力不讨好只是为了求个问心无愧。

如果抛不掉我被赐予的,便注定无法得到我梦想的。
所以我说没有梦想了,就剩下幻想。

指甲崩了!

上周五下班和同事们去打篮球,看看指甲不是太长就没减。
于是悲剧出现了!
在一次拦截对方的传球中,球砸中了大拇指,“砰”的一声。
开始我以为是手指扭伤,结果感觉不是那样。
低头一看,大拇指都是血,一半的指甲被撞崩了,九十度翘起来。
我赶紧把翘起的指甲按下去,然后跑到边上买张止血贴。

处理完,打车去新海医院。那样医院居然挂号、诊金全面。
医生听完我描述的情况,安慰我说这样处理就没事了。嘱咐我回去注意消毒,吃消炎药,小心别感染。

真倒霉,本命年过了打球还受伤。
看来以后真的要注意点,尽量减少激烈运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