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业设计

我的毕业设计是编写一个Web日志分析器。

我完全不懂并且十分讨厌编程。

为什么我会选择这个题目?

因为我毫无选择。

埋怨他人不如好好检讨自己。

每一次教训都是宝贵的。

这次,我们有深刻的认识到:

不要把人家想的和自己一样。

交接仪式

其实所谓的交接仪式,只是我个人得一种不负责任得逃避罢了。
不过野无所谓,反正也不影响别人,还能尽量宽慰自己。

到了有人接受得时候,我便可以不用在去管了。
~~~~~~~~~~~~~~~~~~~~~~~~~~~~~~~~~~

说说其他得。
前两天的计算机控制成绩出来了,居然不及格。
三门控制课都是这样,考完很有信心,结果就是FAIL掉。
好吧,我不说什么偏见之类的无聊东西了,反正我确实没有给老师好印象的理由。
那么我干脆不去花大把时间看书准备考试了,有那个时间我睡觉打游戏不好。

所以说,人总喜欢和自己过不去。

昨夜今朝(写给过去的2005年)

发信人: acryan (ring will be given), 信区: Diary
标 题: 昨夜今朝(写给过去的2005年)
发信站: 逸仙时空 Yat-sen Channel (Mon Jan 2 03:13:11 2006), 转信

好几周以前,就打算在2005的年末写篇年度总结。
其实过往到没有这样的习惯,只是碰巧去年写了,那么今年也写一下吧。
现在已经是2006年1月2日凌晨了,就在这05年和06年之间短短的一周内,我的心境发生了…
…挺大的变化——至少现在觉得仿佛心里面整个世界的秩序重组了。

好罢,现在先补上这篇迟到的年底总结。

2005年初,百无聊赖的我很用心的准备了自动化的考试,结果在考完没几天就看到了不及格
的分数。
似乎总是这样,越是上心的事情,最后的结果越是糟糕。
说不上是什么打击,不过确实心情挺低落的。一气之下决定和同学骑车去南宁。
接下来的考试都无心复习,为着装长骑的车子忙碌。

广州-珠海-新会-阳江-湛江-隧溪-合浦-北海-钦州-南宁,八天近千公里的骑行我虚弱的身
体居然能执行完毕。
一路上心里都空荡荡的,只是边发呆边骑车,期盼吃饭,期盼睡觉。
这种被麻木和纯粹吞噬掉空虚的感觉让我有点着迷,或者说依赖。
后来,每当烦燥的时候边骑着车子到处乱跑。
SB说,期待路边的大卡车趁自己不注意把自己碾掉,不知我是否也有这样的想法呢?
忽然消失掉,不由己地,不用去思前想后,道也免去了不少麻烦。
后来我一直在想,许多人说的“不要顾虑太多,去努力争取。”是不是对我多虑的否定?
确实看起来我是很优柔寡断,但是我只不过是希望可以尽量避免不好的事情发生而已呀~

“太压抑的话,万一哪天解除了束缚会狂暴得无法制约的。”我这样认为,也很担心自己会
这样。

四月底,魔兽世界(World Of Warcraft)隆重登场。我大学第二次沉溺于电子海洛因(第一
次是大二玩Diablo2),难得很认真的投入某件事情。
有寄托的生活是好的,由其是像网络游戏这种和现实并不太接近的东西——我们不用为其负
太多责任。
时间从此开始混沌,直接跳跃到九月大四开学。

在这期间,比较重要的一件事情是五月初某天我不知道做了什么乱七八糟的梦,醒来心情烦
躁,于是去理了光头。
这个决定我后悔了很久,特别是最近发现我找工作根本得不到面试的机会时……怀念抚摸长
发的感觉。
顺便,耳环在年初某天戴了很久戴不上,于是也摘了。
一个普通人,无论怎么变化也还是一个普通人,所以现在想来也无需太在意这些。

九月,大四开学。
找工作是这个学期的主旋律吧?
不愿意依靠家长,想逃走。
结果意志的自己构造的现实面前越来越软弱,直到妥协。

和技术有关的,需要英语的招聘我根本想都不敢想。
好同学们争先恐后的企业直接回避。
稍微用了点心去考了公务员,最后还是不及格。

这些都不要紧,可是家长终于说,希望我留在他们身边。
好吧,这种事情不需要理由。当自身利益和家长利益出现矛盾的时候,我可以犹豫,可以斗
争,可以挣扎……没有必要猜测结果而已。
乖乖听话,至少有人会开心,而且说不定我能说服自己呢?
就业问题就这样迎刃而解了,多简单。
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

开学初上课报道的时候,又遇见了一个小孩子——后来发现是个很倔强的小孩子。
倔强或许形容的不太贴切,本来不是一个世界的人,并没有什么资格去评论对方。
那是个我曾经努力逃脱,如今似乎有些许眷恋的世界。
呀呀呀,没一个我逃走的,或放逐我的地方,无论当初多怨恨,离开了总有些不舍。
这不舍是一种想象,一种猜测,隐隐约约指向后悔吧?

那天我把这个孩子的五十多篇网络日志看完,去回忆,去猜测。
不知道什么时候起,开始喜欢去猜测别人的想法。一部分是为了讨好,一部分是为了保证自
己的安全。
想帮助别人,有时候是一种投资,回报一点心里的安慰也挺好的。

能怎么帮?
我是逃亡者,不懂得如何在那个世界更好地生存。
拉来我这里?
自己都还在实验阶段,这样害了别人也不好。

无所适从时,不知不觉又近陷进去。

清醒的时候还可以控制自己,迷迷糊糊就没办法。
所以才不敢总喝酒。
偏偏早上没睡醒,短信就这样发出去。所以说睡觉关手机是一件很值得我考虑的事情,说不
定关掉可以减少自己犯错。

以后的事情以我现在的立场不好说。
别人的心理,即便去揣摩也只是一个赌,你敢为此下多大的注,跟这个局多久?

简单,简简单单。
九月十八日,我二十二岁生日。
买了一对戒指,大小是按照无名指的。
如果二十二岁这一年我谈恋爱,那么就娶她。
如果找不到,那么这辈子也别想我结婚。

单纯的幸福多好。
追求是一个无底洞,无止境地寻找,多半什么都得不到。

年底……
我等到了。
我们是彼此赠予对方的礼物吧。

战战兢兢地牵她的手,欣喜地搂她的腰,热切地亲吻……
幸福的眩晕。

现在是2006年2月2日。
明天是2006年2月3日。
后天是2006年2月4日。
大后天是2006年2月5日。
……

大开时间这一扇扇门,后面是什么?
不知道。
我希望是什么?
不知道。
明天是2006年2月3日。
后天是2006年2月4日。
大后天是2006年2月5日。
……

大开时间这一扇扇门,后面是什么?
不知道。
我希望是什么?
不知道。
开门以前,用力呼吸,留住这里的香气。
开门以后,关门的事情留给风去做好了。

划一个圈,隔绝不了时间,控制不住变迁。


技术上来说……
时间的流逝,伴随着思绪的沉淀。
哪些流走了,哪些留下了?
谁知道呢。
随便啦,习惯就好。

※ 来源:.逸仙时空 Yat-sen Channel bbs.zsu.edu.cn.[FROM: 192.168.52.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