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过得好吗?

发信人: ChristYang (被诱惑,却止步不前), 信区: Diary
标 题: 今天过得好吗?
发信站: 逸仙时空 Yat-sen Channel (Tue Sep 20 01:58:09 2005), 转信

早上要去教室接受点名呀~
结果醒来的时候发现应该来不及了。
干脆再睡了一会儿,第二节课去找老师在点名本的叉那里画个圈儿……
课上看了一下周五要补考的现代自控,发现自己对门课的理解又加深了,细细~

下课后晃晃悠悠的回宿舍。
啃月饼。
正好看到合集狂在做合集,赶紧去看昨晚写的东西,发现没有被M。
失望……
再刷新一下,出现M了,开心呀~

说起来很久没有在Diary被M过了。
总是顾着灌水和发牢骚……

外院的姐姐QQ来问我知不知道关于援藏保研的事情,她们就要报名了。
我一听援藏可以保研,那么我不就不用再准备补考可以直接筹划骑车去西藏了?
惊喜呀~!

下午赶紧和SB去电子系楼找教务员咨询。
结果教务员不在,办公室里面是两个自控老师——吓得我们腿都软了。

去广寒宫打球,看看时间差不多再去系里面咨询。
教务员叫我们去学院问问。
学院辅导员说没有消息……

后来才知道,援藏只有申请保研未遂优秀同学才有资格去。
唉……
我还是老老实实去重修补考拿学位,准备考我的公务员吧。

晚上去了一趟Freebike那里,修了一下车子。
算是基本弄好了,虽然还是有一点不满意。

晚饭继续是月饼。

夜里无聊的对着电脑,也没有做什么正经的事情。

明天早上八点又有倒霉签到。
明晚还有实验,实验报告都没有写,不知道去哪里抄好。

实在想象不出这样的生活有什么美好可言。
但是总算还不太烦。

开心点,准备睡觉去。

诚征各种类型的女友。

※ 来源:.逸仙时空 Yat-sen Channel bbs.zsu.edu.cn.[FROM: 192.168.52.58]

今天过得好吗?

今天是我二十二岁生日。
今天是九一八事变七十四周年纪念。
今天是中秋节。

以上的介绍顺序……
好吧,我承认我这个不喜欢过生日的人还是挺在乎自己的二十岁生日的?
为什么呢?
或许因为这天可以自己给自己许多想法,许多开心的想法。
确实我暂时还是个不切实际的人,哄哄自己开心挺好的。

上午睡觉的时候经常睁开眼睛看看手机,回复大家的祝贺。
每逢节日都喜欢给大家发短信,其实主要是希望能收到一句祝贺。

醒来,吃了宿舍同学带回来的外卖。
刮胡子,穿衣服,戴戒指。
回家。

父母和干妈还在睡觉。
一个人打开冰箱,没找到啤酒。
于是很健康地喝了两罐牛奶。
看看报纸。

大家醒来以后,很开心见到我回家。
干妈给我买了新鞋子和新衣服。
妈妈转交了叔叔阿姨给我的红包。

嗯……
生日礼物。
对于这个,我倒真的挺麻木。
因为……
因为实在想不到我想要什么。
我想要一个学位,要一分稳定的被主流承认的工作,要一个好妻子。
这些都不会变成生日礼物吧。

接下来,大家去远洋宾馆聚餐。
两大桌,四五家人。
两个大蛋糕。
妈妈是农历八月十六生日,所以每年都是中秋节和妈妈生日一起过的?
今年我们两个人一起了。

席间气氛挺好的,感染的我也满脸笑容。
其实是挺开心的。

每天我都挺开心的。
有什么好不开心的呢?
又没有谁招我惹我了。

一个人心态要好。
嗯……

带着一堆粮食回宿舍。
送了两盒月饼给宿管叔叔们,附上“中秋快乐”。
没有什么动机,确实是希望别人收到这个的时候会开心。
如果简简单单的就能让人家开心,那多好呀。

宿舍里面坐不住,Argo上面找不到人一起灌水。
接到电话说去永芳堂,于是几个人驱车前往。

几个无聊人坐在永芳堂门口,居然在聊考研……
收到消息,某纯洁的组织在亲新广场聚会,遂前往。
真是不一般的纯洁,月亮姐姐都不禁从云端露出了笑脸……

回到宿舍,喝了点酒,开始觉得恶心。
身体依旧虚弱。

赖着不睡,也不知道做什么好。
到处看看朋友们的日志,有梦想的人,迷茫的人……
每个人生活都不一样,追求都不一样。
看看别人总是会有点妒忌——别人看我又何尝不是?

所以说,没什么好不开心的。
我是多么的幸福。

偶尔想想明天,会觉得遥不可及。
哪天就在面前了,会不会感慨呢?
人往往是喜欢对过去感慨吧?

今天,我要做的只是哄自己开心。
现在,我要做的只是去睡觉。

明早醒来去上课点名,然后逃课吃饭、发呆——其实我是想复习准备五天后的补考的?

今天过得好吗?

发信人: acryan (single is a style), 信区: Diary
标 题: 今天过得好吗?
发信站: 逸仙时空 Yat-sen Channel (Sun Sep 18 04:03:17 2005), 转信

天亮以后才睡觉的……
可是总是睡不踏实。

在床上赖道下午,醒来。
习惯性的开电脑,打游戏。

天黑以后是吃饭,冲凉……

对着电脑,直到22岁光临。

到了一定程度,年纪渐长是一件伤感的事情。
于我而言着一定程度上是因为某种回忆的增加,还有期望的一次次落空。
对于将来,已经不知道应该索取些什么好了。

朋友问我21岁最后想说些什么,我说肚子饿,要去东门烧烤。
于是刚才一个人跑去东门吃了一顿。

过日子就是这么简单,衣食住行。
我终究是越来越向往平凡的生活,或者说我是不得不接受我只是一个普通人这一事实。

下午突然说起明年就是德国世界杯了,才想起按照高中毕业时的计划,那时候我应该在德国
读研,顺便去看球的。
现在笑一笑,倒不是笑话小孩子幼稚,只是说世事的变化和自己太不争气。

极力想争取的,最后时刻容易胆怯。
便是这样,口头上说说,再后来推搪一下,人生也就过去了——22岁眼里的人生,也还是很
稚嫩。

因为思维是往四面八方辐射,而非单项延伸。
所以几乎任何一定点思考都会触及忧伤和烦恼。
怯懦的我,只好让思维停滞——如行尸走肉一般。

※ 来源:.逸仙时空 Yat-sen Channel bbs.zsu.edu.cn.[FROM: 202.116.64.2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