考完试了

早上考完了现在自控理论。
这个学期就这样结束了。

很平淡的一个学期。
平平安安地渡过。

非常好。

残酷的青春,矛盾的青春……统统与我无关。
怎么感觉自己像一个行将就木的人了?

今天过得好吗?

发信人: acryan (single is a style), 信区: Diary
标 题: 今天过得好吗?
发信站: 逸仙时空 Yat-sen Channel (Mon Jun 27 03:44:54 2005), 转信

考试排山倒海般一波波压过来。
闲庭信步?
做不到。
心理压力是很大的。

虽然每天还是一如既往的睡懒觉,打游戏,发呆。
但是始终心系学位呀。

今天正在塔纳利斯剥蝎子皮的时候,SB传达口信,说是及格的科目不可以申请重考。
晴天霹雳。
本来还是比较乐观的学位越来越悬乎了。

昨晚回家了。主要是没钱交电费,回去翻抽屉。
果然在某本古诗词鉴赏里面找到了几张红色的人民币。
然后冲凉,发现自己瘦很许多。
称一下,居然没了十公斤。
75KG,高二的体重。

进房间,开了空调,躺上床。
《现代自控理论》,状态方程、Lyapnov……
完全看不进去。

喜力、梨、Cookie、核桃……
这些才是我想要的。
看看报纸,酒瓶子扔了一地。
就这样不知不觉睡去。

这几天其实挺混乱的。
有点被不着边际与我无关的一个个现实牵引得忘乎所以。
昨晚做梦也不象话。
幸亏还有一定的免疫力。

反正对我来说,自己的一切妄想都经不起推敲。
稍微思考一下,就可以轻易否定一切。

晚上一群人去东门想烧烤。
结果似乎发生了某些事故。
谁对谁错什么的与我无关——和我利益没有直接关系,我也影响不了什么。
总之结果是绕了一大圈到下渡吃大排档了。

看得见摸不着的,才引人遐想。
想想倒也不坏。
嗯……
抱着美丽的遐想上床去。

明天考前最后一天,要学习。


技术上来说……
时间的流逝,伴随着思绪的沉淀。
哪些流走了,哪些留下了?
谁知道呢。
随便啦,习惯就好。

※ 来源:.逸仙时空 Yat-sen Channel bbs.zsu.edu.cn.[FROM: 192.168.52.58]

珠海呀,青春~

发信人: ChristYang (被诱惑,却止步不前), 信区: ZhuhaiCampus
标 题: 珠海呀,青春~
发信站: 逸仙时空 Yat-sen Channel (Sun Jun 19 20:58:06 2005), 转信

昨天下午考完CET6,直接跑去坐车。
迷迷糊糊的打着瞌睡……

晚上八点左右,清爽的海风将我唤醒。
果然就象某人说的,珠海的空气,抽口烟都觉得特别香醇。

跑到荔园招待所,开了一间单人房。
其实本来想睡教学楼顶的,但是对于夏夜的小虫子们还是心有余悸。

解决了住房问题,慢慢晃荡着去榕院广场。
校道很安静,天空很晴朗。
谁说我们不能映着月光仰望星空?

水木年华正在榕院广场开演唱会。
台下很多同学。
大家高举手机摇摆着,闪烁着青春的华彩。
我这一刻呆呆地站在那里——我的青春呀,什么时候悄悄溜走了?

去饭堂二楼,要了一碗拌面、一份炸云吞,狼吞虎咽起来。(这之前只吃过一块巧克力威化
,最近减肥挺彻底的)

饱餐毕,去找Nino。
楼下的宿管阿姨拦住我了。
第一反应:“我是男的呀!”
摸摸自己的脑袋,确实已经剃了头发了呀……
……
Nino亲自下来接我。
这是第一次见到Nino,果然真是很帅。
简略的交谈了几句,感觉和BBS上面表现的性格很像,嗯……

然后和Kagaya一同出门。
我和Nino两人先去R9揪gzkenshin。
一年没有见这位中学的师弟了,瘦了不少。
第一眼见到他的时候,那家伙正在看某个PDF文档,说是准备写书评。
认真学习的好师弟!

三个人向教堂走去。
突然电话响了,是一个陌生的号码。
某毫无印象的女声,问我在哪里……
答曰:“校道。”

继续走几步,突然见到神秘身影晃了出来。
莫非他是……
CZK!
前晚去烧烤的时候他也是这样浮现,真是飘忽。

……

一进教堂,左看右看,发现某桌人是站起来的。
于是靠拢过去。
首先映入眼帘的是某看起来很想师兄的人。
传说中的逸仙水王——liuxiaohuan师兄!
赶紧上去喊“师兄好。”

之后看到大家都来了。
斯迈尔、小鱼、Merry、南瓜、包子……这几位原来都认识的。
有一位熟悉又陌生的师妹,原来就是刚才打电话给我的坏小朋友(OOSS版大)。

这时候,有位很妩媚的师弟过来和我亲热地找招呼,然后不断要我肩膀。
询问得知,是传说中的Noel。
再一路看过去,天气预报姐姐(Lune)也来了,还有以前没有见过的Ligil、布丁伉丽、
丝茉莉、Comete、Sukietan、Puzzle(这位我现在还是没弄清楚是谁,看座位表的时候那个
座位已经没有人了)
等……

又和一个亲切的师兄打招呼,原来是Miyz师兄。以前他经常来411,估计我去串门的时候见
过,细细~
他也是探协的,前段时间刚在Single读过他的M文。

这次终于见到了期待已久的版二小师弟(rtey)。
初看上去确实天真活泼。
慢慢的,我渐渐相信群众的眼睛了,细细~
不过,看到大一的小师弟,更感慨自己这个老人家咯。

大家纯洁的喝着汽水、吃着西瓜。偶尔还有可爱的MM帮妩媚的GG梳理一下头发。
几台DC见证了那一刻青春的美丽动人。

闹到十点多的样子,饭堂要打烊了。
门口并分两路。
一路人回宿舍准备考试。
一路人去时步烧烤。

路上我看到了“节约水电,人人有责”的横幅。
大声朗读一遍,然后突然校道的灯光全部消失……
这是暗号还是咒语?

时步……
这晚挺多人的。
隔壁桌子有人在吆喝着拼酒。
一年前,我们也是这样,还有制服的诱惑。

大家边吃边聊。
我印象最深刻的几件事情:

1、妩媚的Noel灌水真是很厉害,对于企鹅、火柴、水草等事件的提问不断的反复灌水。
2、原来包子是传说中的黑洞姐姐,那份天真和纯洁,不是我们一般人可以企及的。
3、在Merry和斯迈尔的双保险下,我这种粗糙的皮肤绝对是被蚊子54的。

归途。
一群人手牵手走在大路上,将校道华丽地截断。
可惜没有响起我一直期待的《新世界天鹰战士》的美声唱法普通话版主题曲……
孙中山先生铜像边居然打着灯,不厚道呀~

某人的单车爆胎了,而且外胎神秘脱落,一路奏着奇妙的节拍。

把个人冲上L1-203。
门居然是开着的。
仔细检查一遍,没有什么怪异的东西。

然后,某人邪恶的提议:“不如……”
之后的事情大家请纯洁的去想象。

第二天中午一点多醒来,梳洗……
斯迈尔诚恳的BG早餐。
于是去碧蓝。
途中见到刚光临珠海的老姐姐。

在碧蓝,和斯迈尔、老姐姐、Merry四个人用膳。
餐后乖巧的收拾了一下剩余的食物……

歧关车站,买票,上车。
匆匆忙忙的,来不及感慨。
一上车便昏昏沉沉的睡去。

下来,又是郁郁葱葱的康乐园。

熟悉,曾经的熟悉;陌生,曾经的陌生。
时间是不可逆的。
空间却纵横交错。
如此两者似乎无法互相代表些什么。

却总是不小心留下了些印记。
始而浑然不觉,仅仅是触发的时候才发现是有的。

173-813的晚风,现在将我吹向埃泽拉斯,明天将我吹向考场。
只要看得到我脚下还是安安稳稳的有一片土地,那便好了。

暂时没不着急挥别青春,由她继续吹起飞扬的裙角。


我只不过是比较清楚的认识到自己傻B而已,居然还要被鄙鄙视,伤心~理想,是不能当
饭吃的。

※ 来源:.逸仙时空 Yat-sen Channel bbs.zsu.edu.cn.[FROM: 192.168.52.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