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来了~

“单骑千里闯两广”归来。
8天,每天都是骑车、吃饭、睡觉。
好累……
知道自己其实也能做到一些事情。
也更认识到自己的渺小……
唉~

一路上,看着人家伉俪好甜密,羡慕……

不知道这几天有没有人挂念我?

千里单骑闯两广1

发信人: acryan (水仙归来), 信区: Diary
标 题: 单骑千里闯两广(记第一次长骑)1
发信站: 逸仙时空 Yat-sen Channel (Tue Jan 25 01:38:17 2005), 站内信件

上个暑假,车协组织了广州到北京的长期活动。
同宿舍的SB是其中的一员。
当时我曾经动过心想加入,但是一来怕自己撑补下去(我的体能和技术都很烂),二来也不
舍得把整个假期都扔进去,所以没有参加。

期末考前,SB告诉我说又有长期活动,是去广西的,顺便可以去越南贩大麻(玩笑啦)。
这次我表示出极大的兴趣。但是一开始去的可能性也很小。
因为SB他考完试就回家了,不参加这次活动,而且我当时正在联系寒假报社的工作,如果有
工作了,也没空去长骑。

事情的发生往往都伴随这一个个变化。

不知道为什么SB突然决定骑完再回家。
而我是在出发前一周才决定的。
那天早上起来(其实时间上是中午),习惯性的去教务处的网页查成绩。
很大的打击,某门被我寄以厚望的专业课挂了!
当时心情就很低落,想折磨自己……
打电话去报社,那边说怕我们学生做的不好,已经聘请了“专业人员”去做。

于是我决定去广西。

剩下的一门专业课我就完全放弃不复习,送了张白卷上去。CET6也是随便应付了事。
全部精力都在弄车子。
期待着这次活动。

从一开始,我就没有把这当成一次旅行,只是单纯的想折磨自己。

1月8日,考完CET6我们就去华南著名自行车店Freebike那里装车了。
骑着那辆用我一个月生活费装起来的自行车,感觉很奇怪。
我到底是追求什么呢?
单纯的折磨?
还是无聊?
一直我自己都充满着疑问。

把车子骑回学校,扛上813。
等待……

1月12日,终于考完试了!(我们宿舍全部交白卷)
兴冲冲的准备第二天上路的用品。
基本上缺的只是手套、头盔和卫生巾了。

手套去东川随便买了一副。
头盔无论如何也找不到合Size的单车盔,只要买了一个摩托车的头盔(很暖和哦~!就是太
重)
卫生巾是因为没钱买骑行裤,用来垫屁股,防止前列腺被过度压迫的。在教育超市买了一包
最便宜的。(后来路上不够用,又补了一包Whisper)

万事具备,晚上早早睡觉。

结果……

1月13日早上,暴力番茄(打算与我们同骑去珠海的)打电话来叫醒我们,却发现外面在下
雨!
只要推迟出发。
过了一个小时,天似乎放晴了。
我们穿戴好,推着车子出走廊——又下起雨来!

就这样,几乎准备推迟一天去珠海了。
中午,我在电脑前看电视剧。大家都还没吃饭。
于是王八煮了一大锅腊味饭。
正期待那锅饭,不知道那个家伙说:“不下雨咯~”
SB随口说:“不如我们现在去珠海吧?”
“好哇~!”我附和。

就这样,两个傻逼下午3:00的时候空腹骑车去珠海。

这是我第二次骑超过10KM的路程。一路上SB在前面问路(他是路盲),我在后面跟着。
天快黑时,我们才到中山。
于是晚饭后决定搭车去珠海。(这时候我知道了一个原则,就是不赶夜路。赶夜路太危险了
。后来就有人出事)
车子是在拱北停的,不经过中大。我们只好骑过去。
珠海的海风差点没把我吹死。

1月13日晚上10:00左右,我骑到了中大珠海校区。
累……


绝代有佳人,幽居在空谷。自云良家子,零落依草木。
关中昔丧乱,兄弟遭杀戮。官高何足论,不得收骨肉。
世情恶衰歇,万事随转烛。夫婿轻薄儿,新人美如玉。
合昏尚知时,鸳鸯不独宿。但见新人笑,那闻旧人哭。
在山泉水清,出山泉水浊。侍婢卖珠回,牵萝补茅屋。
摘花不插发,采柏动盈掬。天寒翠袖薄,日暮倚修竹。

※ 来源:.逸仙时空 Yat-sen Channel bbs.zsu.edu.cn.[FROM: 192.168.52.58]

今天过得好吗?(广西之旅1)

发信人: acryan (水仙骑车去广西), 信区: Diary
标 题: 今天过得好吗?(广西之旅1)
发信站: 逸仙时空 Yat-sen Channel (Sat Jan 15 22:56:46 2005), 站内信件

1.13

一大早暴力番茄就打电话叫我们起床.

天冷,赖在床上,依稀听到雨的声音–下雨,无法上路了.

过了半个小时,雨停了的样子,于是我和SB收拾东西,换衣服…把车子推到走廊的时候,突然
发现又下雨了.

回到电脑前,很多朋友疑惑:”你不是要骑车去珠海吗?”解释了一番…

约莫下午两点,王八煮了一大锅腊味饭.我们正期待那锅饭的时候,不知道哪个家伙说:”雨停
了哦~”
SB马上提议:”我们出发吧?”
“好!”我不假思索的附和.

于是两个人在下午两点半左右开始骑车去珠海.

一路也没有什么好说的,天黑的时候我们才到中山.于是决定在那里搭车去珠海.

很倒霉,车是从斗门进珠海的,不经过学校.我们两个只好从拱北沿着海边的情侣路,顶着海风
骑回中大.

夜里十点左右,终于到学校了…

王八和ZZ开好房等我们了.然后香甜,小鱼和Merry师妹也过来探望.

冲了个热水,一伙人去时步烧烤.珠海的夜里风好大,好冷!

珠海夜里风好大,好冷!

呜呼!予之及于死者不知其几矣!诋大酋当死;骂逆贼当死;与贵酋处二十日,争曲直,屡
当死;去京口,挟匕首以备不测,几自刭死;经北航十余里,为巡船所物色,几从鱼腹死;
真州逐之城门外,几徬徨死;如扬州,过瓜州扬子桥,竟使遇哨,无不死;扬州城下,进退
不由,殆例送死
;坐桂公塘土围中,骑数千过其门,几落贼手死;贾家庄几为巡徼所陵迫死;夜趋高邮,迷
失道,几陷死;质明,避哨竹林中,逻者数十骑,几无所逃死;至高邮,制府檄下,几以捕
系死;行城子河,出入乱尸中,舟与哨相后先,几邂逅死;至海陵,如高沙,常恐无辜死;
道海安、如皋,
凡三百里,北与寇往来其间,无日而非可死;至通州,几以不纳死;以小舟涉鲸波,出无可
奈何,而死固付之度外矣!呜呼!死生,昼夜事也,死而死矣;而境界危恶,层见错出,非
人世所堪。痛定思痛,痛何如哉!

※ 来源:.逸仙时空 Yat-sen Channel bbs.zsu.edu.cn.[FROM: 172.16.17.15]